笔趣阁 > 仙武帝尊 > 第一千零一章 一个接一个

第一千零一章 一个接一个


  那是什么?
  两人用传音交谈之时,龙腾惊讶了一声。
  闻声,众人纷纷顺着他的目光看去。
  那里,显现了一副支离破碎的画面:漫天神魔在血战,灵兽嘶吼,战车碾压着虚天,不断有人坠落虚空,也不断有人逆天杀入九霄,整个天地都似是血色的......。
  静守心台!
  太虚古龙沉声一句,“此乃战死者残破的神念所化,可惑人心神。”
  听到这话,龙腾和萧辰等人,纷纷一咬舌尖,恢复了清明,从那个方向收回了目光。
  前方有凶物,躲开!
  带路的叶辰,远远便绕开了一把残破的断剑,其上萦绕着黑色之气,乃是杀气的外现,亦有怨念交织,并非他们这些人可以靠近。
  众人不断的深入,而且越往里面走就越瘆人,那呜呜的哀嚎声就如魔咒,从未断绝。
  不知不觉中,他们踏上了一片血色的幽林。
  我的魂!
  刚刚走入,一直保持沉默的南冥玉漱才突兀的开口了,把众人吓得浑身一激灵。
  而且,南冥玉漱的脸色,已经变得极度惨白,娇躯在忍不住的颤抖,满眼恐惧的看着那个方向,似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。
  玉漱?
  千殇月和大楚皇嫣一边一个握住了她的玉手。
  叶辰眉头微皱,如今的南冥玉漱,又开始再现当年那诡异的状态了。
  父皇!
  这边,龙腾也突兀一声,让身侧的萧辰等人下意识的豁然转身,但却啥也没看到。
  “莫要一惊一乍。”萧辰沉声一句。
  “我...我真看到我父皇了。”龙腾气息急喘,还在盯着那个方向。
  “不是我,我什么也没拿,我什么也没看到。”这边还没完,南冥玉漱那边又开始疯疯癫癫了,如一个受了惊吓的小女孩儿,不断往千殇月怀里躲。
  封!
  太虚古龙当即封住了她的修为,以免她在此发狂,惊动这里的凶物。
  父皇!
  龙腾突兀又一声,说着就要走出防护罩。
  封!
  紫萱出手,把他的修为也封住了。
  这下倒好,还未找到有用的东西,两大皇者后裔已经先后变得疯癫了。
  “战死之人的怨念太强了。”太虚古龙沉声一句,正在侵蚀他们的心神。
  “凤凰琴镇压在这里,都洗不净这里的怨念吗?”紫萱喃喃了一声。
  “看好他们。”叶辰看了一眼龙腾和南冥玉漱,便再次往深处走出。
  不知过了多久,众人才走出了这诡异的血色幽林。
  一路上,南冥玉漱和龙腾一个比一个闹腾,一个疯疯癫癫,一个神神叨叨,得亏太虚古龙和紫萱封印了他们的修为,不然俩人说不定真会在这十万大山的凶地闹腾。
  前方,乃是一片黝黑的焦土,寸草不生,定眼去看,还能看到一只只似隐似现的鬼魂在眼前飘过,时而露出狰狞之色,时而有迷茫无比。
  走着走着,前方的叶辰,便蓦然驻足了,眼眸微眯的看着前方。
  仙轮眼拨开了层层云雾,他看到了一道雄伟的身影驻足那里,背对这他们,如一尊雕像一般伫立,纹丝不动。
  父皇!
  叶辰身侧,沉着冷静的萧辰突兀的喊出了声,而且已经一步踏出了防护罩,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那道背影是谁,那样的背影,早已烙印在他的灵魂里。
  回来!
  太虚古龙和叶辰纷纷出手,将其拉了回来。
  “这次并非怨念侵蚀心神的幻象。”紫萱轻语道,也看着那道背对着他们的人影,“他是真实存在的。”
  “那是我父皇。”萧辰眸中已经浸出了热泪,时隔无尽岁月,再见那道背影,让他泣不成声。
  “小心四周。”叶辰提醒道,第一个迈步走了过去,小心翼翼的避过了来回飘过的鬼魂。
  不肖多时,众人才真正来到了那人的背后。
  萧辰已经忍不住伸出了颤抖的手掌,轻轻触摸那道身影。
  然,他刚碰到那人,那人便化作了飞灰,在众人眼中,化作了飞灰。
  父皇!
  萧辰猛地踏出了防护圈,想要追回一抔飞灰。
  见状,叶辰一手探出,将其抓了回来。
  小心!
  这边,太虚古龙和紫萱纷纷出手,打出了神光,将扑来的两只鬼魂碾成了虚无。
  越来越诡异了!
  叶辰警惕的看着四周,而他抓着的萧辰,神色也变得有些不正常,时而迷茫,时而恐惧,身躯明显在颤抖,脸色也苍白无比。
  无奈,他封住了萧辰的修为。
  轰!
  乍然,一声轰鸣,让众人身体一紧,目光无一例外的看向了一方。
  砰!轰!
  仔细去聆听,这样的声音接连不断,似是有人在大战,而且动静还不小。
  还有活人?
  太虚古龙和叶辰他们纷纷对视了一眼。
  去看看!
  叶辰仙轮眼绽放神光,不断拨开灰蒙蒙的云雾,缓缓向着那个方向靠近,直至到了一座幽深的山谷,众人才纷纷停下了脚步。
  那是....!
  谛梵和大楚皇嫣身躯纷纷一颤,怔怔的看着山谷。
  那里,有两道大战的身影,皆是体魄雄伟,皆有皇者之姿。
  父皇!
  父皇!
  谛梵和大楚皇嫣异口同声。
  的确是天葬皇和楚皇!
  叶辰喃喃一声,因为渡天劫时,他曾见过楚皇和天葬皇的道之烙印,而山谷中正在大战的两人,其容貌和楚皇、天葬皇一模一样。
  只是,大战的天葬皇和楚皇,乃是虚幻的两个人。
  或者可以说,那是一种烙印,两人曾经在这里大战过,被十万大山记录了下来。
  “不是一个时代的皇者,为何会相遇,还在这十万大山里开战。”叶辰满眼的疑惑。
  “诡异的有些超出我的认知。”一向无所不知的太虚古龙也皱眉了,两位皇者前后相差数万年,竟会在这里开战,他想不出缘由。
  “还有。”紫萱淡淡一声。
  太虚古龙和叶辰再次看去,发现并非只有天葬皇和楚皇了,又有两人加入,皆是皇者,一尊是炎皇,一尊是三宗始祖辰皇。
  四人在混战,虽然是虚幻的画面,但却战的惊天动地,看的太虚古龙他们都心惊肉跳了。
  “父皇,那是父皇。”这下,大楚皇嫣和谛梵的神色也变得不正常了,神神叨叨的就如神经病一般,而且很很不老实的要走出防护罩。
  无奈,太虚古龙和紫萱在此出手,将两人修为直接给封印了。
  看好他们!
  叶辰干咳了一声,看向了还算清醒的周天逸和千殇月。
  七位皇者后裔,走到这里,已经有五个变得神神叨叨加疯疯癫癫了。
  叶辰神情有些奇怪,若是连周天逸和千殇月他们也变得如南冥玉漱他们一样,这出去之后,大楚皇者的那些老家伙们会不会集体找他来算账。
  离开这里!
  收回了目光,叶辰当即转身,不能再在这个山谷带来,要是东皇和月皇也出现,保不齐周天逸和千殇月也会当场变得如南冥玉漱他们一样。
  又是不断深入!
  这一路,还算有惊无险。
  有叶辰的仙轮眼开道,可提前避开危险,南冥玉漱他们依旧疯疯癫癫,周天逸和千殇月还算清醒,一步步跟随,警惕的看着四周。
  我来过这里!
  半个时辰之后,叶辰驻足了,看着远方,依稀可见那里还有邪灵在来回飘动。
  当年那就是在这里与南冥玉漱失散的,也是在这里,他阴差阳错遇到了炎黄第九十八代圣主钟炎,传承了炎黄圣物玄仓玉戒。
  “好强大的邪灵。”太虚古龙皱着眉头说道。
  “生前皆是盖世强者,总是怨念、邪念和恶念,也并非一般人可以抗衡。”紫萱轻语道,“这里的念力犹为浓厚,邪灵自然强大。”
  “蒙上死气,可隔绝契机。”叶辰挥手将死人之气洒满了防护罩。
  几人再次离开,绕过了这邪灵集聚之地,走上了一条幽静的小道。
  小道两侧,亦有植物,但却都是漆黑色的,萦绕着灰蒙蒙的死气,岁月应是很久远了,树藤都垂落在地了,时而可见几棵,其上还沾染着未曾干枯的鲜血。
  走了近一个时辰,众人才走出了幽静小道。
  刚刚走出来,众人便怔在了那里,因为他们又见一人,正坐在一棵巨树之下刻木雕。
  父皇!
  这次换周天逸了,身体在打颤,眸中亦有泪光闪烁。
  得,我还是先封印你吧!
  太虚古龙很自觉,一道封印拍在了周天逸的身后。
  如南冥玉漱和萧辰他们一样,当看到东皇的幻象之后,周天逸也开始变得神神叨叨的。
  叶辰摸了摸鼻尖,看向了唯一一个还保持这清醒的千殇月。
  千殇月一笑,“若我也如他们一样,尽可封印我。”
  “有你这句话,我就放心了。”叶辰干咳了一声。
  “好强大的一杆大戟。”两人谈话之际,太虚古龙惊叹了一声,目不斜视的盯着一座漆黑岩壁,岩壁上斜插斜插在一杆战戟。
  “这里的东西动不得。”叶辰拍了拍太虚古龙的肩膀,已经挪动了脚步。
  然,他刚刚走出一步,便又下意识的回头了,也如太虚古龙一般盯住了那一杆大戟。
  “那大戟...看着这么面熟呢?”叶辰喃喃了一声,“好像在哪见过。”
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手机请访问: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