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仙武帝尊 > 第两千六百一十五章 放冷箭

第两千六百一十五章 放冷箭

呃呃....!
  
  华山神女反应过来,忙慌一步登天,跟上了叶辰步伐,狠狠瞪了叶辰一眼,才知这小石头精,是在拿她开涮。
  
  嗖!
  
  她想时,突见眼见鬼魅一现,飞行在前的人,又折返了回来,一语不言,拉起她便走,意思很明显,你丫的飞的太慢,哥带你飞。
  
  别说,叶大少真就带她飞了,如一道神芒,穿梭于乾坤之中,快到了极致,已然逆乱了法则,比域门速度还快。
  
  华山神女只觉眼前光怪陆离,以她之眼界,连路过的山岳都看不清的,并非她眼界不行,是叶辰的速度,太快了。
  
  “这...这是什么仙法。”华山神女小声问道。
  
  “太虚步。”叶辰随意道,一步跨出,又是一个大乾坤。
  
  “太虚步。”华山神女喃喃自语,从未听过此仙法,却暗暗记下了,真太玄奥了。
  
  只是,她哪里知道,并非太虚步玄奥,而是叶辰对空间的造诣太霸道,就这速度,上天下地,他都能横着跑的。
  
  轰!轰隆隆!
  
  远方的轰声,愈发强盛,隔着老远,都能见血雾弥漫,无需去看,便知大战惨烈,且动静不小,一座座山岳,一座座的崩塌。
  
  华山真人与华山仙子,是真的惨,被几百尊准帝追杀,足有半数,都是巅峰境准帝,不止一次被围,不止一次险些葬身,强如华山真人,也浑身是血,多处血骨曝露。
  
  稍弱的华山仙子更惨,通体血壑,每一道伤痕,都染着寂灭幽光,化灭着她之精气,伤口非但不愈合,反向外扩张。
  
  “师兄,放下我吧!”
  
  华山仙子轻喃,无力的趴在华山真人的背上,元神遭了可怕的重创,美眸之光暗淡,微弱的气息也湮灭到极点。
  
  “莫说傻话。”
  
  华山真人微笑,嘴角溢血不断,一手提着染血仙剑,一手死死护着华山仙子,步伐踉踉跄跄,时刻都可能倒下。
  
  华山仙子柔情一笑,苍白的脸颊,静静贴在了华山真人的后背,厚实而温暖,这或许是他与师兄,第一次距离这般近,修道几千年,也爱了他几千年。
  
  “汝等,逃不了。”
  
  身后冰冷的阴笑,打破了她的沉湎。
  
  旋即,便见漫天人影浮现,气势威压相连,碾的虚空嗡隆,空间成片成片的崩碎,所过之处,大山巨岳都炸灭。
  
  “迟则生变,速速杀之。”领头的老者,冷冷一声。
  
  令下,便见一道神芒,自虚无那头杀来,满载毁灭之力。
  
  华山真人豁的转身,横剑在前。
  
  磅!
  
  金属碰撞声颇响亮,神芒不偏不倚的撞在了剑体上。
  
  噗!
  
  华山真人被震得吐血,翻飞出去,与华山仙子,齐齐撞在了一座山岳上,山岳巍峨,轰然崩塌,每一块碎石,都染着鲜血。
  
  漫天准帝随后杀到,堵了两人去路。
  
  “在劫难逃了。”
  
  华山真人踉跄起身,华山仙子亦摇摇晃晃,一个苍老不堪,一个风华落尽,如老夫老妻,相互扶携,眸中并无惧意,反笑的飒然。
  
  或者说,他们早已看破生死。
  
  “仙子留给我,另一个,尔等随意。”
  
  一个黑袍人上前,笑的魔性。
  
  这是一尊散仙界的大妖,阴森的眸,覆满暴虐淫.邪之光,舔着猩红舌头,盯着华山仙子,对她早觊觎已久,奈何华山势大,从未敢招惹,今日机会难得,哪能不了却一桩夙愿。
  
  众准帝皆幽笑,淫.邪的何止那个大妖,在场的,能拎出百十个,最喜女子呻.吟之声,更遑论,那是华山的仙子。
  
  华山仙子神色淡漠,浑不在意。
  
  相互扶携中,华山真人已将一道神符,贴在了她的后背,而她也一样,亦将一道古老的神符,刻在了华山真人后背,那是一种寂灭的符咒,一旦开启,足矣灰飞烟灭,早在被围的那一瞬,便有了这等觉悟。
  
  大妖的淫.笑,越发暴虐,已探出了森然的魔爪。
  
  然,就在此时,一道神箭自远方射来,满载寂灭神威,一路洞穿了乾坤,霸天绝地。
  
  噗!
  
  淫.笑的大妖当场被命中,真一箭绝杀,化成了一朵绚丽的血花,到死都未反应过来,一不留神儿,便奔向奈何桥了。
  
  “谁.....。”
  
  一尊大魔嘶喝,随手拎出了家伙,护佑了周身,一箭射灭了一尊准帝八重天,暗中那人,是特么开了神级挂吗?
  
  话落,他也步了大妖的后尘,拎出家伙不假,却是没啥吊用,也被一箭秒杀。
  
  众准帝皆惊,两箭灭了两尊准帝,出手之人,是有多可怕,连领头的巅峰准帝,都顿觉浑身一凉。
  
  至此,众准帝都未瞧见是谁出的手,有一个未知的存在,才是最让人恐惧的。
  
  “迟则生变,杀。”
  
  上仙界一尊大仙冷哼,货真价实的巅峰准帝,抬手一掌便要压向华山真人与华山仙子,此乃他下界的使命,奉的便是八太子的命令,灭了他二人,便可回去交差了。
  
  奈何,他这一掌还未落下,第三道神箭已到,直奔他就去了。
  
  噗!
  
  还是一朵血花,比前两朵更娇艳,一尊巅峰准帝,命丧黄泉。
  
  “谁.....。”
  
  噗!
  
  “藏头露尾,滚出来。”
  
  噗!
  
  “不知何方道友,吾乃.....。”
  
  噗!
  
  接下来的桥段,就格外有意思了,那霸道的神箭,好似就见不得人说话,谁开口就奔谁去,一箭一个,干脆利落。
  
  这一幕幕,很好的阐述了一个真理:枪打出头鸟。
  
  好嘛!十几尊准帝被灭,剩下的几百准帝,都不敢吭声了,生怕多说一个字儿,就会被神箭射杀,再无人敢言语。
  
  那个画面,着实的搞笑。
  
  华山真人与华山仙子,已是强弩之末,随意一掌便可灭杀,可几百尊准帝,愣是无人敢出手,被慑的集体后退,脸色煞白,骇然而恐惧,出手的人,太强了。
  
  “帝蕴。”华山真人轻喃,亦是神色怔怔,震惊不已,认得出那神箭,是有帝蕴所化,而且,有他华山帝蕴的气息。
  
  “还有昆仑帝蕴。”华山仙子也喃喃,试问这个世间,有哪个人,同是具备两派帝蕴,思来想去,并没有。
  
  倒是叶辰,有华山帝蕴,可两人都不敢去想,很本能的以为,叶辰虽强,但并无秒杀巅峰准帝的战力。
  
  对面,几百准帝已退到了千丈之外,未再后退,就搁那杵着,各个防御力提升到了最高,生怕有人再放冷箭。
  
  局面,变的颇为尴尬,几百准帝气势汹汹而来,人都给打残了,却不敢上前,又不甘心离走,真真的骑虎难下。
  
  “暗处的道友,可否现身一见。”
  
  终究,还是那领头的老者拱手,吐露了一语,自不会就此离去,拿人钱财替人消灾,事儿没干完,哪能就这般走了。
  
  起码,得瞧瞧出手之人是谁,也好回去有个交代。
  
  “好说好说。”
  
  笑声响起,华山真人与华山仙子身后的黑暗中,终是有人现身了,正是叶辰,脚踏而来,一步步皆踩道蕴,一手拎着道经化作的神弓,一手拎着帝蕴化作的神箭,笑的贼开心。